2019-08-18 04:53:57
首页 国际 港澳台 华人 中国 社会 领导 地方 人物 城市 反腐 财经 金融 证券 科技 汽车 食品 法治 关注 聚焦 舆情 传媒 企业 职场 房产 能源 安全 国内 夕阳红 访谈 电视 军事 教育 理论 文史 历史 文化 旅游 时尚 环保 体育 健康 农业 书画 图片 评论 公益 论坛 交通 娱乐 文明中国
当前位置:首页 > 环保

不产生厨余垃圾的神奇“环保大姐”:出门旅行捡了三天垃圾
文章来源:新京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6-23 09:17    点击量:948    

  王海丽自称是一个非常忙的家庭主妇,就是一个普通人。

  但她又不普通,2008年“限塑令”后,王海丽开始关注环保,从此她为自己树立了严苛的环保标准:家里从不使用纸巾,有一抽屉布袋子用来买菜,会把所有包装袋清洗干净后再归类扔掉,收到的包裹包装还给快递员,出门连吸管都自备不锈钢的……

  此后,她又学习并制定了精细的垃圾分类标准,并发动了丈夫和两个儿子一起遵守。现在,她向家庭成员提出了新的理念“零废弃”。

  11年身体力行,王海丽被小区物业称为“传奇人物”,不过王海丽自己拒绝“英雄主义”,她说只是想通过亲力亲为,让垃圾分类,并在小范围内循环起来,让每个人都可以舒服地生活。

  王海丽自制的节水设备。新京报记者 刘洋 摄

  “神奇人物”从不产生厨余垃圾

  “他们家真的特别神奇,住别墅的人一般产生的垃圾都会很多,但从他们家门前路过,基本上没有垃圾,有时候有,过一阵子就没了……”王海丽所在小区的物业管家郭先生用了三次“神奇”来形容她。

  郭先生2017年来到王海丽所在的小区,从事他们片区的物业管家工作,在和前任管家交接工作的时候,前任管家特别提到了王海丽:“她很重视环保,当初装修,别的业主装修垃圾都是一车拉走,他们家垃圾分类很细,可回收利用的都留下了。”

  郭先生记得,别的业主找物业管家可能都是希望尽快将门前的垃圾清理干净,而王海丽则相反,特别强调:“小郭,不用管我们家门前垃圾,我自己可以处理”。

  去年底,王海丽跟郭先生提到,冬天园区产生的落叶可以收集给她,她用来堆肥。物业会经常和王海丽探讨垃圾分类问题,也会定期将部分落叶成袋送给她,变成肥料。

  在家人和朋友眼里,王海丽是一个特别喜欢学习的人。从关注公益组织开始,她在垃圾分类的过程中,开始学习堆肥的知识。

  如今,她家里所有的厨余垃圾不再扔掉,用益生菌和堆肥箱堆肥。后院的土地上,被她堆满了收来的杂草,待杂草晾干,就会成为土地需要的肥料。为了堆肥,她定期还会去超市讨垃圾,比如销售早餐后剩余的豆渣。

  “地对肥料的需求太大了,用化肥会使微生物死掉,土壤板结,土地就贫瘠了,其实最科学的方式就是从地里生产多少,再还给土地。”王海丽定期会传授给朋友如何堆肥,也会去学习更科学的堆肥知识。

  王海丽展示她的堆肥设备,其实就是个大号的桶,有严密的盖子。她认为厨余垃圾可以由家庭个体进行简单的堆肥处理后,集中到社区,由专门的设备进行二次堆肥,最后将这肥料用于养护小区的绿地、花园。

  王海丽家里所有的瓶塞不会扔掉。新京报记者 刘洋 摄

  由“限塑令”开始产生的环保意识

  “神奇人物”王海丽对环保的重视始于2008年的“限塑令”。

  “塑料袋开始收费,我才第一次知道,塑料的污染如此巨大,我的生活并不是可以随意的。”她记得,之前出门不用带东西,买东西有塑料袋,扔东西丢垃圾桶,不用考虑污染的问题,不用考虑生活对社会造成影响的问题,“因为太随意了,不考虑后果,不承担后果。”

  自“限塑令”起,王海丽每次购物之前都会自备袋子,哪怕出门没有购物的想法,包里都会放一个布袋,以备临时购物之用。

  后来,2013年搬到了纳帕溪谷别墅小区,她的环保意识有了质的飞跃。

  十年前,在反对阿苏卫垃圾焚烧场的抗争中,网名“驴屎蛋”的黄小山走上了坚决反对垃圾混烧的公益之路,成为了垃圾分类的民间倡导者和践行者,彼时的他身为纳帕溪谷的居民之一,在全小区内倡导垃圾分类。2013年左右,他设计并投资建造了“绿房子”垃圾分类收集站,在社区中实施。这场垃圾分类“运动”如火如荼时,正是王海丽搬进小区的时间。

  在小区里,王海丽见识了垃圾分类系统——所有垃圾在“绿房子”里筛分,厨余垃圾进行脱水分解,废纸、塑料等垃圾统一回收。就此,她开始研究垃圾究竟怎么分类的,关注了环保公益组织“自然之友”。

  王海丽用瓶塞做的垫子。新京报记者 刘洋 摄

  公益竞赛一个月 全家人与纸巾绝缘

  随后,自然之友组织的“零废弃挑战赛”的活动,让王海丽离垃圾分类更近了一步。

  “参与的人每天都会称重自家产生的垃圾、上传网络比较,这让我琢磨怎么才能少产生垃圾。”王海丽说,她产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不用纸巾。

  除了厕所用纸,每个家庭都会有抽纸巾。王海丽把家里的所有抽纸巾都换成了手绢。吃东西脏了洗手用毛巾擦净,需要抹嘴用手绢。“我儿子还有鼻炎,擤鼻涕就用手绢,一角擤完了换另一个角,都脏了就换一块。”

  王海丽就此也承担了家庭洗手绢的职责,每天洗四五个,在儿子犯鼻炎的时候她每天要洗十来块。为了节水,家里卫生间脚边都会有盆,接热水之前放出的冷水会收集,用来她清洗手绢。洗完了再用开水煮一下消毒。

  “有人说你洗手绢不费水吗?但是你要想到生产纸巾需要浪费多少水资源?”王海丽记得,一次去福建旅行,看到了一片桉树林,这是最适合造纸的植物,但缺点是它们生长需要汲取大量地下水。“种桉树了,这块地方很难种别的东西了,土壤会贫瘠。”这让王海丽觉得,环境就是一环接一环,食物的关联性太强了,用手纸看似一个小小的举动,其实关系到很多很多。“环保的意义在那里,前端处理好了,后端的污染都没有了。”

  就这样,王海丽多了一点洗手绢、煮手绢的麻烦,但做到了让全家人在挑战赛的一个月都没有使用纸巾。接着便是家人完全摆脱纸巾。如今她的家里除了卫生间,看不到纸巾的身影。“现在小孩在学校也不会用纸巾,洗完手没手绢擦,他就会说‘甩一甩手’就可以了。”对于孩子的正向影响是她格外欣慰的地方。

  此后,王海丽给家人提了一个概念叫“零废弃”旅行,即旅行过程中一定要尽量少产生家庭废物。

  “我们上飞机之前,四口人准备俩杯子,不用一次性杯。”王海丽说,全家的飞机餐废物也不给空姐,她会擦干净分类好装起来,到了目的地,他们找到分类垃圾桶投放。

  这种仅限于一家人的自律,意义大吗?王海丽不觉得她的行为“孤独而无力”,她会看到自己的认真会让旁边的旅客感叹,也因此有人也不好意思当着她们家人乱扔垃圾。“影响一下身边人,这就够了,这么做了我自己的确很舒服。”

  在她的朋友圈里,记录着她参加堆肥培训、环保活动的点点滴滴,每到一处,她都会率领身边人做“零废弃”的行动。

  每周二王海丽都会去上“布艺课”,自打三年前,她踏进教室的那一刻起,就负责收全员的垃圾,吃剩的水果她会拿回家堆肥,中午饭不点外卖,学员们一起自备餐具去饭店点菜……大家都戏称她“环保大姐”。孩子学校的老师都以为她是“搞环保的”。

  王海丽和她的“垃圾”——包装袋,清洗后将它们循环使用。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人人都知道什么是对的 有人带着就会做

  对于垃圾分类的执行上,王海丽不止一次地提到自己较真儿和强势,为了绝对执行,2014年左右,她学习并制定了精细的垃圾分类标准,并发动了丈夫,甚至两个儿子一起遵守。

  比如,她让大儿子把学校里学生们吃剩的牛奶盒背回家,她进行清洗和分类集纳,定期给垃圾回收部门。在厨房,有满满几抽屉的布袋子、二次塑封袋,每次让丈夫张岩去超市买东西前,都让他拿上,指定他必须用自带的袋子装菜称重,不允许用超市免费提供的撕扯塑料袋。

  “一开始多多少少有点不适和麻烦吧,我买东西的时候都尽量默默的,但用自己的袋子装就免不了和售货员交流。”谈到妻子之前的决绝,张岩一脸憨笑。他说,有的超市收银员会以“公司有规定”为由拒绝用他自己带的袋子,他还得解释自己的目的。有一次他面子上挂不住,就用扯的塑料袋装菜回家,没想到遭到妻子的一通数落。

  “你看看你就不够坚决,我也遇到过,当时经理都出来了,我说你要是不用我的袋子装,我就不买了!”听到丈夫谈自己,王海丽大笑,声音提高了八度,“我现在去超市买菜都刷脸,人家一看我来了,乖乖用我的袋子装菜上秤。”

  “对对,我现在想明白了,我买菜跟售货员费的也就是十句口舌,但是我要是做不到用自己袋子,回家有一百句等着我。”张岩觉得自己“妻管严”不是因为王海丽强势,而是她说的确有道理。

  事实上,张岩被妻子的认真和坚持感动的是多年前的一次旅行,他形容那一次旅行“活活捡了三天垃圾”。

  他记得是2014年左右,和父母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去离北京较近的张家口崇礼避暑,没想到那么美丽的山坡上垃圾遍布,很多旅行的家庭席地而坐吃喝完毕,留下一堆垃圾就离开,完全没有收走的意识。于是,妻子开始捡走那些垃圾扔掉。

  第二次准备去的时候,张岩意外地发现除了行李,妻子还买了四个垃圾夹子带上了。到了当地,妻子发动他和父母一人一个夹子,边玩边捡垃圾,最后凑了四个大麻袋的垃圾装在了车上,并分类完毕。

  大家回去的路上恰巧碰到了一个村里的垃圾回收站,虽然捡的时候很辛苦,但张岩发现,因为有的垃圾是值钱的废品,对方连连道谢。“一声感谢,值了”。那一刻,张岩突然发觉,要是想让环境好一点,人心畅快一些,一定要花点时间。

  如今父母也会遵从儿媳的“环保条约”,朋友之间聚会都会尊重夫妻俩,自备餐具,减少消耗。“家庭矛盾是谈不上,事实上很多人都知道你怎么做是对的,只是你懒得做罢了。当有人带着你做,你就会去做。”

  包装还给快递员,让垃圾“回用”起来

  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年(上)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监测报告》,2018年网络零售市场交易规模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22%,也就是说,零售消费花出去的100块钱有22块用于网购。随之产生的物流垃圾也直线上升。

  王海丽家里最主要的购物渠道也是网购。王海丽说,她的家庭垃圾主要来源是快递包裹,但她也并没有因为网购的频繁而产生更多垃圾,因为处理垃圾的第一步是“分类”,第二步是“回用”,而不是回收。

  她演示说,每次收到网购的快递包裹,她会很小心地拆包,将泡沫、充气袋等填充材料和包装纸盒分类好,保护后,给快递员“回用”。

  “你去观察她垃圾分类的过程很有意思,她在家里非常极致地分类,快递产生的塑料放一起,纸放一起,甚至她会把胶条撕下来分类放置。”与王海丽相处多年的自然之友总干事张伯驹说,包装清理干净给附近的公益机构再利用,是王海丽一直在做的事情。

  王海丽说,她攒好的包装纸盒不是给废品回收的保洁员,因为回收纸的再造也是会出现污染,包装清理好重新回到快递员手中,就减少了他们的包装成本,作为回馈,快递员有时还会减免她寄包裹的邮资。

  此外,在农场买有机蔬菜时,王海丽还会把装菜的纸箱清理干净还给对方,对方也会使用二次包装给她蔬菜。

  “回用”的好处,王海丽的布艺课老师也尝到了。

  有一次她买鸡蛋,把鸡蛋包装盒还给了卖家,没想到卖家作为感谢给了她两个鸡蛋。

  “物资循环是很重要的,可以减少我60%以上的垃圾。”王海丽觉得,让垃圾循环起来,是一个良好的生活氛围,实现了社区间的互相关照。

  认识王海丽很多年,张伯驹从没在她嘴里听说过“奉献”二字,更多的,是他发现王海丽乐在其中。

  “这是她生活品质的一部分,是对自然的一种爱。”张伯驹感叹。(记者 刘洋)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