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9 02:24:41
首页 国际 港澳台 华人 中国 社会 领导 地方 人物 城市 反腐 财经 金融 证券 科技 汽车 食品 法治 关注 聚焦 舆情 传媒 企业 职场 房产 能源 安全 国内 夕阳红 访谈 电视 军事 教育 理论 文史 历史 文化 旅游 时尚 环保 体育 健康 农业 书画 图片 评论 公益 论坛 交通 娱乐 一带一路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聚焦

中科院院士赵政国:年轻一代被手机“绑架” 吃饭走路不离手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8-12 11:18    点击量:48    

  原标题:院士的中学时代

  赵政国院士:好习惯比好成绩更重要

中科院院士赵政国。

  中科院院士赵政国有个习惯——上课前把手机放办公室,走路时把手机放包里,“免得一天到晚看手机”。

  然而令他费解的是,年轻一代似乎时刻被手机“绑架”着,就连吃饭、走路都不离手,他甚至听人调侃:“现在的中学生没时间面对面谈恋爱,因为他们都在上网。”

  在赵政国看来,这个普遍的社会性问题背后,暴露的是基础教育的不足——中学是行为习惯养成的重要阶段,中学生需要学会自律。

  回首当年,中学时的赵政国就比同龄人更懂得自律。在“文革”时期,课堂可自由进出,他却坚持每次坐最前排听讲;周末同学们都上街玩耍,他却捧着书本躲在家中学习;即便下乡期间辛苦劳作,他晚上仍借着豆大的柴油灯埋首夜读。

  正是凭着这种品质,让他成为中学老师和工友眼中“未来的大学生”,也让他之后在科研路上走得更远、走得更稳。

  不得不违背老师意愿弃文学理

  1956年,赵政国出生于湖南靖县。这个夏商时期即是西南要地的历史名城,一度成为湘、黔、桂三省边界的商业重镇。

  小时候,父亲在离家90华里、很偏远的水产公司工作。爸爸偶尔回家,他会要爸爸教他在木地板上写字、算数。

  赵政国的中学时代在当时县城里的靖县二中度过。

  初中“学得很浅”,赵政国一度把数、理、化课本的知识“都背下来了”。多年后,他还记得化学课上老师传授肥皂制造全过程的化学分子式。

  印象最深的还是高中阶段。恰逢邓小平复出,各地尊师重教,一些下放农场的大学生得以登上讲台。

  语文老师段志强生在地主家庭,经历特殊年代的坎坷之后,将希望寄托在学生身上。

  原本赵政国不在这个班上。高一入学第一节课,老师满怀激情地鼓励学生要有志向,赵政国正好在窗前经过,一下子被深深吸引住了。小小年纪的他鼓起勇气表达心声,“我想到这个班上来”。

  语文老师专门给同学们布置作文《一张白纸》,鼓励大家驰骋文思。

  开学几周后,赵政国便做完了数学课本上的所有题目。得知此事,数学老师胡启文给他开起小灶。胡启文找来“文革”前的教材,常常下课后把“排列组合”等当时课本上没有的知识教给赵政国。老师们希望培养他上北大清华。

  学习之余,赵政国与乒乓球结下了不解之缘。

  30来岁的体育教师尹华章可谓“体艺双馨”——在湖南省体操比赛上拿过奖牌。他通过看怎样打乒乓球的书,自己练习后就教了一帮学生。他的油画也画得很好,靖州大桥10来米高的毛主席像出自他手。

  这位常常踮起脚尖小跑着走路的老师成为学生追慕的偶像。赵政国是校乒乓球队、田径队和体操队队员,相对来说,乒乓球是赵政国的强项。赵政国等3个十几岁的同学竟打败了到北京集训了一年的二炮乒乓球队,一度声名远扬。

  其时,课外读物匮乏。因为有位同学的爸爸在县文化馆工作,赵政国总能借书来读。

  他能流利背诵《毛泽东诗集》和《毛主席语录》,还读完了《林海雪原》《铁道游击队》《湘西剿匪记》《平原枪声》等红色经典,《林海雪原》里杨子荣等正义形象让他记忆深刻,“每个人都身怀绝技,都有同一个目标”。

  原本,语文老师想让赵政国学文科,在课堂上常把他的作文当范文来展示。然而,个人命运因一张突如其来的大字报而改变,“海外家属刘如英(赵政国母亲)”,赵政国这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个早年被国民党抓壮丁的舅舅——他不可能学文从政了。

  赵政国决心学理科将来做科学家或工程师。

  后来,语文老师还是理解和支持了这个寄托了自己希望的学生。到赵政国高中毕业下乡期间,他还专门托人给赵政国带去一套数、理、化学习用书,让赵政国感念颇深。

  “没有严谨的科学态度,再多智慧也无济于事”

  中学时的赵政国已经显露出极强的自律性了。

  在“文革”时期,学生们可以自由进出课堂,很多人都跑出去玩了,但赵政国从不逃课,当时个头矮矮的他每次都坐第一排。

  他在家里的墙壁上贴了课程表,然后根据课程表安排自己的课程预习、复习时间。其精细的计划安排,甚至连家访的老师看到以后都很惊讶。

  到了周末,青春期的男生们穿着刷洗得白白的回力鞋上街玩耍,赵政国从不参与。

  让少年赵政国内心窃喜的是,他在体育运动中结交了一帮男孩子,“学习时从不被打扰,在外面也不被欺负”。

  自律之外,“父母的言传身教很重要”。

  小时候,有位邻居从县委大院的池塘里抓来一条鱼,藏在鞋子里让赵政国帮忙偷偷带走,不料被母亲碰上,回到家中,赵政国被罚下跪、被柳条打屁股,还要写检讨。

  邻居家养了一群小鸡,赵政国好奇它们是怎么飞的,便抓来一只从家对面的楼房上扔下,小鸡掉到地上被摔死了。妈妈得知后让他写好检讨,然后带他去邻居家当面道歉。

  和今天的网瘾少年一样,有段时间,赵政国乒乓球打到上瘾,就连躺在床上都想着“怎么发球才能更旋转”。

  他至今还记得,深夜里,妈妈戴着1000多度近视眼镜在煤油灯下伏案学习写字的背影。有个假期赵政国和其他几个体操队的同学连续几天练习体操,因而放松了学习。一天晚上他看见妈妈留的纸条,上面歪歪斜斜地写道:“小青(注:赵政国小名),你要自觉点学习。”一张留言条让赵政国感受到母亲的殷殷期盼。

  自律的背后,“还需要梦想的支撑”。

  高中毕业后,赵政国成为一名“上山下乡”的知青,开始了日复一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乡间劳作生活,但赵政国始终怀抱“大学梦”。他夜晚点上黑黑的柴油灯坚持做题,有人来了还要赶紧藏起来,因为怕被指责不安心务农。

  1976年,赵政国成为湖南怀化303厂一名车工,工作之余他借来一本讲微积分的书,在宿舍墙壁上写满了公式,几个月内就自学完全部知识。

  恢复高考让蛰伏蓄力的赵政国迎来曙光,他第一志愿报考了中国科大数学系,但被近代物理系录取。带着一个木头箱子,穿着厂里的工作服,赵政国就去报到了。那是他第一次出远门,却一步从小县城跨入了中国最好的科技大学校门。

  中学是行为习惯养成的重要时期,要立志,还要培养严谨的作风。

  赵政国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工作时的故事广为流传。

  他曾负责一个大型粒子探测器的组装测试。他做了一张详细的检查表,小到一个螺丝钉,大到每一项具体工作,每做好一件,他都要求研究人员在清单上画一个勾,避免在成千上万的部件组装和检测中出任何差错。

  2007年,该中心大型强子对撞机(LHC)发生严重事故。远在国内的赵政国听到消息就立即怀疑是加速器最后一部分出问题,因为他知道为了赶时间,唯有这一部分没有做最后的仔细检查。这也让他感叹,“没有严谨的科学态度,再多智慧也无济于事”。

  “为孩子们留一点自主学习的空间”

  赵政国8岁时,在县城街道负责妇女工作的母亲在自家院子里办起制斗笠的工厂,组织县城的劳动力破篾、织斗笠。他觉得好玩,在一旁观察,很快就学会了一些成年人才能操作的破篾技术。

  一直到14岁,赵政国靠闲暇时破篾分担家庭负担。他每月可以挣十几块钱,假期能挣到20元。“没有影响学习,反而锻炼了动手能力”。上高中后赵政国把所有破篾的工具扔到家后面的渠江里,他外婆因此很生气,质问他为什么,他的回答是从此我要在学校好好读书。

  如今,已是中科院院士的赵国政观察到中学教育的一个怪象:十几岁的孩子被各种学习任务所支配,没有足够空间独立思考、学习、玩耍。

  赵院士一个朋友的小孩,非常聪明,成绩也一直很好,但才11岁就被各种各样的课程和作业包围,很多习题大学老师看着都费劲,每天晚上作业要做到10点以后才能睡觉,自己掌握的时间空间无处可寻,“长此以往铁人都疲了,何况是个孩子”。

  “现在的中学生要不要学得这么深?”赵政国反观自己当年的校园教育,学得浅,但从很多人多年经历来看也够用了;而愿意学的人,还可以学得更深。“被动接受、完成任务,反而会丧失学习的主动性”。

  在赵政国的中学时代,因为没有多少作业,“吃不饱”的他就自己找来各种书,“做题目变成挑战,解完很高兴”。

  他至今保存着一本中学时从新华书店翻来的《平面几何》和《立体几何》,每个题目都在纸上解答后贴在书上,薄薄的小册子变成了厚厚的一大本。

  赵政国说,除了课程重、学的内容过深,在高考指挥棒下,很多人为了拿高分反复刷题,做一些偏题怪题,同样值得警惕。“投入大量时间只为提高那么一点点分数,对真正的创新能力提升是没什么用的”。

  他曾接触过多个真实而惨痛的案例:一个朋友的孩子考上国内某著名高校,因为习惯了中学时被老师、家长管得死死的,所有的时间都被安排得满满当当,进入大学宽松自由的环境便不知所措,开始翘课打游戏,到后来甚至考试都不想去考了,面临被劝退的局面,家长伤心欲绝还浑然不知苦果是如何酿成的。

  “主动学习和被动学习效果天壤之别。”这位因为对疑似“上帝粒子”的发现作出直接贡献而享誉世界的科学家就此呼吁,“为孩子们留一点自由想象、飞翔的时间和空间”。(记者 雷宇 实习生 刘振兴)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