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2 02:06:06
首页 国际 港澳台 华人 中国 社会 领导 地方 人物 城市 反腐 财经 金融 证券 科技 汽车 食品 法治 关注 聚焦 舆情 传媒 企业 职场 房产 能源 安全 国内 夕阳红 访谈 电视 军事 教育 理论 文史 历史 文化 旅游 时尚 环保 体育 健康 农业 书画 图片 评论 公益 论坛 交通 娱乐 一带一路
当前位置:首页 > 能源

煤炭大省云南谋定后动解困突围
文章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8-29 11:42    点击量:643    

  煤炭资源总量居南方第二、全国第九的云南省,近年来煤炭产业发展一度尴尬,供需矛盾突出,产业发展萎缩,企业深陷困境。为了扭转不利局面,云南省今年6月制定了《云南省煤炭产业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对煤炭产业重新布局,着力培育国有大型现代化煤炭企业集团,推动实现煤炭产业高质量发展,确保打好云南“绿色能源牌”。

  7月1日,云南省煤炭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业内人士认为,随着该集团对煤炭产业整合的加速推进,云南煤炭供需失衡、产业发展窘境将有望改变。

  两起事故改变煤炭产业发展格局

  云南省煤炭资源丰富,全省预测煤炭资源总量739亿吨,其中保有储量345亿吨,居全国第九位,南方地区第二位。全省煤炭资源集中在曲靖、昭通、红河三个州市。另外,全省预测煤层气资源总量为5352亿立方米,居全国第九位。

  煤炭是云南省重要的基础能源。2013年,云南省原煤生产量达到历史最高值,共生产原煤1.05亿吨,煤炭供给实现自给自足,各项经济指标达到历史最好水平。那一年,云南省有煤矿1221个。

  此前,煤炭行业是云南省极为重要的产业。在许多产煤县市,煤炭产业是当地的支柱产业,如曲靖市的富源县、宣威市、师宗县,昭通市的镇雄县,丽江市的华坪县,这些地方煤炭产业发展好的时候,带动了多个相关产业发展,使当地经济社会实现快速发展,经济指标喜人。

  2014年4月,曲靖市接连发生“4·07”“4·21”两起重大煤矿事故。2014年4月7日,曲靖市麒麟区黎明实业有限公司下海子煤矿发生透水事故,造成22人遇难,直接经济损失达4400余万元。2014年4月21日,曲靖富源县后所镇红土田煤矿发生重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14人遇难,直接经济损失1498万元。

  短短一个月内,接连发生两起重大事故,社会影响极大,当时不仅曲靖市,就连云南省的相关部门都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事故发生后,云南省对年产9万吨及以下的煤矿停产整顿。多位煤炭行业的业内人士表示,这两起事故被业内称为云南省煤炭产业近年来发展的转折点。

  涉煤骨干企业生存发展困难

  2016年云南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用三年时间去粗取精去产能,其中到2018年底,煤炭产能总量从现有的11800万吨控制在7000万吨以内,去产能40.7%以上。综合多种因素,云南煤矿大面积整顿关闭,煤矿数量大幅度减少,原煤产量急剧下降,煤炭自给自足的状况发生改变,煤炭工业经济连续在低位运行。

  记者了解到,2014年至2018年,云南省共关闭退出煤矿685个,全省保留煤矿数量较2014年减少了约60%,但煤炭行业仍然存在“小、散、弱”等问题。截至2018年底全省保留煤矿仍有486处,煤矿数量约占全国的8%,产量却仅占全国的约1%,按生产规模划分,小型煤矿占比约60%,平均原煤生产工效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随之而来的是煤炭供需矛盾日渐突出。2014年开始,全省煤炭产量下降,连续三年煤炭产量仅在4000万吨左右,而全省消费量一直在8500万吨左右,缺口4000多万吨,煤炭对外依存度约50%。2016年至2018年,全省煤炭年均净调入量约为3500万吨至4100万吨。

  业内人士介绍,云南省煤炭大部分依靠公路运输,运输距离远、运输成本高,且存在运输沿途污染问题,煤炭供给难以得到有效保障,煤价居高不下。

  煤炭产业大幅萎缩,让云南煤炭产业雪上加霜。2013年全省煤炭产量突破亿吨,居全国第九位。2014年开始产业大幅萎缩,煤炭对外依存度高,在煤炭需求旺季,煤炭保供极度困难,用煤企业成本大幅增加,涉煤骨干企业生存发展极度困难。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以富源县、宣威市等地为代表的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受到严重影响,甚至全省经济稳定运行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制约。到今年上半年,全省仅有小龙潭矿务局、云南煤化工集团公司两家煤炭企业产能规模达到千万吨级。大型煤炭企业控制的优质资源少,产量占比低,缺乏话语权和市场调控能力,煤炭供应以众多小煤矿为主,小煤保大电,保障能力差。

  探索将资源优势转为经济优势

  云南省能源局认为,煤炭供需失衡,省属涉煤骨干企业生产经营困难,重点产煤地区发展乏力,煤炭产业已难以满足云南省高质量跨越式发展和打造世界一流“绿色能源牌”的要求,深化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煤炭高质量发展十分必要和紧迫。

  同时,国家要求有序引导年产30万吨以下煤矿关闭退出,云南省50%左右的现有煤矿需引导退出,如果不采取特殊措施,云南省煤炭供需严重失衡局面将会更严重。

  为改变煤炭资源大省“缺煤用”“低产能”“散小弱”的窘境,云南省委、省政府下决心调整布局,重振煤炭产业,实现煤炭产业高质量发展。

  2019年6月19日,云南省政府办公厅下发了《云南省煤炭产业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提出进一步优化煤炭产业结构,促进煤炭产业安全高效、绿色开采、清洁利用,保障能源安全,将云南省煤炭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

  该计划提出,到2021年全省原煤产量控制在8000万吨以内,力争实现工业总产值1000亿元,实现利税总额180亿元。

  该计划明确了重点任务:淘汰煤炭落后产能,坚决关停年产30万吨以下小煤矿,到2021年底全省煤矿数量控制在200个以内;提升办矿水平,煤矿数量只减不增,全省原则上禁止核准、审批新建煤矿项目,实施“机械化换人、自动化减人”改造提升工程,最大限度减少采掘工作面作业人员和井下同时作业人数;推进“小、散、弱”煤矿整合重组,培育大型现代化煤炭企业集团;推进集约化发展,单个煤炭企业所有煤矿总产能不低于年产300万吨,全省煤矿企业户数控制在20户至30户之间。

  该行动计划坚持环保优先,大幅减少矿井数量,使更大区域环境得到保护,有力促进打造世界一流“绿色能源牌”。同时,通过规划引领、标准和条件约束,倒逼落后产能、企业退出行业、市场,鼓励优势产能、企业做大做强做优,提高办矿水平、产业集中度、骨干企业话语权、产业绿色高质量发展水平。

  进一步优化国有资本布局

  记者了解到,上述行动计划印发之前,云南省已围绕煤炭产业先后制定了《云南省能源发展规划(2016—2020)》和《云南省煤炭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实施方案(2017—2020年)》,对煤炭产业进行了规划。

  根据发展规划,预计到2020年,云南省煤炭消费量为9100万吨。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实际上云南省煤炭产量控制在8000万吨以内,基本就可以满足目前省内煤炭消费需求。

  云南省提出的三年行动计划,进一步调整了煤炭发展规划、空间布局,将以曲靖市、昭通市、红河州三个州市为重点,以楚雄州楚雄市和南华县、文山州富宁县、大理州祥云县、丽江市华坪县等五个县(市)为补充,进行集中高效开发,重点地区产量占全省的85%以上;资源条件差、规模小的玉溪、保山、临沧三个市整体退出煤炭行业;集中开发建设小龙潭、老厂、恩洪、镇雄、新庄和跨竹等矿区。

  根据行动计划,云南省将以省属煤炭企业为基础,通过扩能技改、兼并重组、资源配置和对外合作等方式,进一步优化国有资本布局,打造一个年生产能力不低于5000万吨级的省属大型专业化、现代化、综合性煤炭产业集团,在全省煤炭生产总量中的占比至少达到60%,力争达到85%,建设云南省煤炭交易(储备)中心,增强市场控制力和话语权,实现优势资源向优势企业集中。

  随后,云南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联合批复,同意组建云南省煤炭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由云南省国资委履行监管职能,注册资本金100亿元。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作为控股股东,对云南省煤炭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实施战略、财务和投资管控。云南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所属煤炭资产、业务注入省煤炭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后,加快对其非煤资产和业务的剥离、整合和遗留问题的处置。

  2019年7月1日,云南省煤炭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将推动云南煤炭产业安全、绿色,机械化、集约化,高质量发展,为云南打造世界一流“绿色能源牌”和能源支柱产业做出新的贡献。

  时至今日,云南省煤炭产业集团各项工作正有序有力推进。业内人士认为,随着该集团对煤炭整合的加速推进,以及深化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云南煤炭供需失衡、产业发展窘境很快就有望改变,云南省打造世界一流“绿色能源牌”和能源第一支柱产业将得到有力支撑。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