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3 10:25:15
首页 国际 港澳台 华人 中国 社会 领导 地方 人物 城市 反腐 财经 金融 证券 科技 汽车 食品 法治 关注 聚焦 舆情 传媒 企业 职场 房产 能源 安全 国内 夕阳红 访谈 电视 军事 教育 理论 文史 历史 文化 旅游 时尚 环保 体育 健康 农业 书画 图片 评论 公益 论坛 交通 娱乐 一带一路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聚焦

不再“围着儿孙转”,越来越多“新老人”规划“新生活”
文章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0-08 08:39    点击量:44    

  “老年人也应该与时俱进,跟上社会发展的潮流。”在车水马龙的长沙街头,82岁的朱元亮举着摄像机,一边取景一边对记者说。近十年来,他平均一周参加三次社会活动,自学了电脑和摄像,还出过影集,拍摄制作了近5000条视频……

  新中国成立70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繁荣发展,不少像朱元亮一样的老年人逐渐改变生活状态,他们不再整日“围着儿孙转”,开始为自己规划晚年生活。

  从“传统老人”到“新老人”

  1997年刚退休时,朱元亮也尝试通过“打牌”消磨时间。“突然没事做了,人也难受。”他说,有时一坐就是一整天,腰酸背痛,加上老伴不喜欢,渐渐地,他也就没去了。

  后来,小外孙的到来,让朱元亮和老伴又忙碌起来,带外孙成了他们生活中最大的乐趣。“我的两个外孙都是我带大的!现在一个读大二、一个已经大学毕业工作了。”提起孙辈,朱元亮满脸幸福。

  中国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程度较高的国家之一,60岁以上老年人口数已突破2.5亿,占总人口数的17.9%。在这群人中,像朱元亮这样出生在20世纪50年代之前的老年人,历经动荡,年轻时因为基础设施和物质生活的匮乏,生活十分艰苦。

  “他们子女众多,自我意识相对较差。”专门服务于老年群体、于2009年9月创刊,如今已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市场化报纸之一的《快乐老人报》社长赵宝泉告诉记者,他们曾专门针对受众做过调研,将20世纪50年代之前出生的称为“传统老人”,20世纪50年代之后出生的称为“新老人”。

  赵宝泉说,由于成长环境的变化,“传统老人”和“新老人”在特点和心态上有一定差异。“但随着‘新老人’群体的增长和社会环境的变化,当代中国老年人对生活开始有了新的追求。”

  因为爱好文学,年轻时朱元亮就常常给报纸、杂志投稿。退休后,利用带孙儿的空档,他还曾用铁笔、钢板、油纸一笔一画刻录下“个人回忆录”,油印了好几本送给亲友。

  随着孙辈长大,朱元亮有了更多空闲时间,看着孩子们一个个生活安定,他这才静下心,开始思考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写作便是其一,看到周围开始有人使用电脑打字,速度快且字迹工整,于是他每天都跑去跟别人学习。

  2003年,朱元亮有了第一台自己的电脑,虽然因为“总是记不住五笔口诀”,导致他用电脑打字还没有手写一半快,却丝毫没有影响他写作的激情。

  “很多报纸都登过我的稿子,《快乐老人报》创刊第一期就登了我的文章。”朱元亮自豪地说。

  “新老人”有了“新生活”

  退休后就收到丈夫的离婚协议书,曾让65岁的“鱼尾巴”(网名)产生轻生的念头。“那段时间特别难熬,空虚,觉得日子过不下去了。”她说。

  在家闷了很长一段时间,一次偶然的机会,朋友带“鱼尾巴”参加了由《快乐老人报》发起的长沙老年人同城聚会,聚会上,她认识了不少同龄人。渐渐地,她跟着大家一起跳舞、学摄影、学乐器,生活多姿多彩。

  “我专门买了一台智能摄影机,他们有活动我就去帮忙。”“鱼尾巴”告诉记者,她最近又加入“快乐老人大学”开始学扬琴,为了方便练习,她买了两台扬琴,教室一台、家里一台。

  9月20日,在《快乐老人报》创刊十周年庆典上,拿着摄像机在现场帮忙拍摄的“鱼尾巴”,穿着时髦的明黄色连身裤,完全看不出年纪。“老年人一定要心态好,心态好身体才会好,这才是真正给子女减轻负担。”她说。

  “十三五”期间,中国加快建设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在湖南,为了满足当前老年群体文化养老的需求,2017年,在当地政府部门的支持下,《快乐老人报》创办了集老年资讯、教育、社交、购物、旅游、健康等功能于一体的开放式“快乐老人大学”综合服务平台。目前,在省内外已有近百个校区。

  和“鱼尾巴”一样,朱元亮也是“快乐老人大学”的学员之一,他所在的校区位于长沙豹子岭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距离他家仅需步行4分钟。中心除了给老年人提供学习场地,还设置了小超市、食堂、法律咨询和棋牌娱乐室等。目前,主要服务于居住在周边13个小区的近万名老年人。

  “长沙非常重视老年教育工作,社区免费将场地提供给我们做老年大学。”豹子岭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副主任尹堂龙介绍,为了满足老年人文化养老需求,中心注册成立了长沙市天心区新天艺术团,鼓励老人参加各类文艺活动,目前已有220名团员,平均年龄60岁以上。

  “主要来跟人交流。”朱元亮说,他通过“快乐老人大学”认识了很多本地的同龄人,《快乐老人报》还号召他们成立同城会,老人们经常聚集在一起搞活动,他主要负责为活动写稿录影,为了做好这个“工作”,他又自学了视频剪辑还有微信、抖音等社交软件。

  “老年人需要倾诉,需要‘被需要’,需要‘人生永不落幕’。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满足他们这些需求。”赵宝泉说。

  老年人有自己的追求

  中国老年大学协会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共有各级各类老年大学和老年学校6.2万所,在校学员800多万人,参加远程学习的学员500多万人,已基本形成省、市、县、乡办学网络。

  除了“上学”,如今,越来越多老年人开始重视自身需求,用多彩的精神文化生活充实闲暇时间,提升晚年生活质量。

  某海军部队转业军人吴先声退休后,将大半时间花在社会公益活动上,曾为不少报刊、电视台提供过手稿和资料。如今已87岁高龄的他身体依然硬朗,不久前他又跑去为单位欢庆国庆节、重阳节举办的老年门球赛当裁判。“人要有追求,才能越活越年轻。”他说。

  和吴先声一样,一直从事摄影工作的谢卓勋在退休后也依旧没有放弃这份“事业”,如今已70岁的他,把摄影从工作变成了日常的爱好和习惯,还经常义务教“学生”,“遇到有同龄人跟我请教如何摄影,我都会手把手教他们。”谢卓勋说。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党和政府把老年人的福祉记挂在心,一项项惠老政策陆续出台、一处处为老年群体的服务设施加快建设,为老年人带来了更多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养儿防老,积谷防饥”的老旧传统逐渐成为历史。

  现在只要出门,朱元亮必须携带的不是手机而是一本《湖南省老年人优待证》。“我已经用了12年,节省了不少钱。其实,也不是用价来论,它体现了政府对老人的一份情和一份爱。”他说。

  在中国,还有这样一群“特殊”的老年群体。他们倾其一生为国家奉献,将自己的名字镌刻在共和国的丰碑上。为了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手中,90岁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始终没有停下自己再攀高峰的脚步。“这个奖分量很重,对我是一个鞭策。”刚刚获得国家勋章的他乐观地表示,“我现在是‘90后’了,干劲儿还足得很!”

  目前,中国已建有各类养老服务机构和设施16.38万个、各类养老服务床位746.3万张;全国养老机构以内设医疗机构、签约服务等不同形式提供医疗服务的比例达到93%;高龄津贴制度已实现全国省级层面全覆盖,30个省份建立了养老服务补贴制度,29个省份建立了老年人护理补贴制度。(记者 张玉洁 周勉)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