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9 09:07:21
首页 国际 港澳台 华人 中国 社会 领导 地方 人物 城市 反腐 财经 金融 证券 科技 汽车 食品 法治 关注 聚焦 舆情 传媒 企业 职场 房产 能源 安全 国内 夕阳红 访谈 电视 军事 教育 理论 文史 历史 文化 旅游 时尚 环保 体育 健康 农业 书画 图片 评论 公益 论坛 交通 娱乐 一带一路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一个农民共产党员和一个山村的70年 苦 甜 愁 乐 福 忠
文章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0-11 08:23    点击量:29248    

     爷爷葬礼的场景历历在目。


  他的去世,成了老家方圆百里的大事。村里一些年龄较大的人评价,“咱们这儿的一个时代结束了。”



  爷爷叫匡永顺,他生前是老家湖北建始三里煤炭沟村年龄最大的党员。爷爷的90周岁生日就在今年国庆节之后几天。可惜他在端午节前离开了我们,没能亲眼目睹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盛况。



  按照爷爷留给村党支部和我们几个孙辈的遗嘱,丧事从简,只以党支部名义开一个简短的追悼会就可以了。但是,远近的乡亲们还是自发赶来为他送行。



  大家说爷爷去世是“喜丧”,乡里的土家锣鼓队闻讯赶来了。在爷爷的灵前,村里的人们伴着鼓乐,彻夜跳起了传统的土家族丧舞——“撒叶荷”,为爷爷守灵,希望爷爷走得热闹、风光。开追悼会时,许多人和我们一样,泣不成声。送爷爷上山安葬的凌晨,为他送行的人绵延好几里地。下葬的那一刻,竟然下起了小雨,大家都说“神了”。



  爷爷是在睡梦中安详离去的。那天早晨,他还像往常一样上后山捡柴,在火塘烧水泡茶。但午饭后睡了午觉就再没有醒来。村里人说,爷爷这是修来的福分,因为他生前做了很多好事,也因为他幼时吃过太多的苦。



  爷爷去世后,我参加完葬礼没过“头七”就返京了,老家风俗中很重要的“五七”也没有赶回去。为了弥补心中的亏欠,国庆长假前我赶回老家。9月30日,我和姐姐专门去坟前祭奠了他。村里的父老乡亲都拉着我说:“你爷爷是个好人啊。”大家都十分感念他,因为这座村庄70年的巨大变迁,和爷爷的一生密不可分。



  爷爷在80岁时,把自己的人生概括为五个字:苦、甜、愁、乐、福。而在晚辈们看来,还有一个字贯穿了老人的一生,那就是忠。




  苦




  爷爷是我们匡家这一支从重庆巫山迁徙到湖北建始的第五代人。他由自己的祖父和姑姑抚养大。当他五六岁时,父母亲和弟弟相继去世,后来祖母又去世,他与祖父、姑姑相依为命,艰难度日。



  爷爷的祖父是个很能干又很有远见的乡贤,他盖房子、修梯田,尽管家里并不富裕,但坚持让爷爷接受教育,读了6年私塾,后又送到乡国民政府中心小学读到毕业。爷爷很刻苦,虽然才小学毕业,但已算得上村里的秀才。



  抗战时期,武汉沦陷,湖北省府迁到恩施,一大批工厂和学校也随迁到恩施。爷爷的祖父竟然想办法把他送进纺织厂当了一年学徒工。这一难得的经历,对爷爷的一生产生了深远影响。抗战胜利,纺织厂回迁,爷爷回到家乡,继续读了一年私塾后,自己也开设了私塾学堂,当了两年私塾先生,直到1949年家乡解放。



  20岁以前的青春岁月,爷爷用一“苦”字以蔽之。其实5岁就没有了父母,哪是一般的苦能够形容的。




  甜




  新中国的成立使20岁的爷爷革命热情高涨。他意气风发,积极投身解放后的各种活动,尽情展示自己的才干。他参与组织迎接解放军和工作队、筹办扫盲夜校、成立文艺宣传队,通过扭秧歌、玩花灯等文艺活动宣传党的政策。



  爷爷很快就成为乡村远近闻名的青年才俊,成为村新农民协会的领导,配合工作队推行土地改革。



  爷爷的努力工作得到认可,在组建乡人民政府时,被委任为管财粮的专职委员,成为一名基层干部。家里有一张爷爷那时候的照片,看上去朝气蓬勃,脸部轮廓分明,他留着中分发型,双眼明亮有神,洋溢着那个时代特有的气质。



  爷爷在乡政府工作了15年,每年都是全区的优秀干部、先进工作者。爷爷回忆说,这是一段很甜美的岁月,很辛苦,但充满了朝气和激情。那时兴修的水库、大桥、公路和梯田,到今天还发挥着作用。一直到“文化大革命”前夕,爷爷的命运发生了转折。




  愁




  极左的思潮逐步波及老家,正直无私的爷爷被撤销干部身份,我的父亲也受到牵连,被迫辍学。



  爷爷服从组织安排,回到家里老老实实当农民。因为他的祖父年龄大了,爷爷就和我父亲一道,把农活全部接了过来,肩挑手提、插秧薅草、犁田割麦,任劳任怨,样样都是能手,挣的工分在公社名列前茅。但他还是一次又一次被戴高帽子批斗、游行,不仅爷爷自己被反复折磨,连带家人也受到各种歧视和不公正的待遇。爷爷的祖父去世后,家里连办丧事都受影响。奶奶生病得不到有效治疗,长期卧床。我大哥上学和参加考试都被排挤在外。



  在我记忆中,每当爷爷提起这段困难的日子,总是对我家施以援手的乡亲充满感激之情。他不止一次教导我们要记住那些出手相助的人,任何时候都不要忘恩负义。爷爷说,自己相信组织、相信党,但“文革”造成的破坏让他内心愁苦。回首往事,他用一个“愁”字概括这段日子。




  乐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彻底拨乱反正,爷爷也由此重获新生。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消息传到老家,爷爷高兴坏了,认为农村的发展终于有希望了。



  联产承包责任制把土地承包到了家家户户,但由于我们老家属于“不通电、少公路”的高山大队,八山一水一分田,土地非常贫瘠,农民全部挣扎在温饱线边缘。



  我印象中,一年到头,只有过年才能吃上一顿肉,平时以吃玉米和土豆为主,能吃上一顿米饭很不容易。村民只能靠卖粮食换得一点油盐钱,副业和经济作物很少。那时村里没有通电,照明依靠延续了几百年的松油亮、桐油盏、煤油灯。我上小学时,每次在煤油灯下写完作业,都会被熏成花脸,而很多人家穷到连煤油都买不起。



  这样贫穷落后的面貌,爷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认为这不是共产党闹革命求解放的本意,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才是正道,因此,爷爷坚决拥护改革开放政策。



  改革开放初期,新成立的大队党支部请爷爷出任大队会计并负责村办集体经济,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至于如何落实政策、恢复他的干部身份以及如何补偿他在“文革”期间遭受的不公正待遇,爷爷只字未提。



  爷爷和村党支部决定先解决电的问题。在纺织厂工作过的爷爷深知,通电不仅能方便百姓生活,还能开办工厂,进行粮食的加工。为此,爷爷多次跑到县里,把他多年以前的那些老同事老上级都找遍了,向他们讲述村里的贫困现状,希望能立项把电拉到村里。他反复登门,县里有关部门被感动了,派人到村里了解情况,看完却头疼了——村子座落在深山老林,山高路远,很多地方只有一条狭窄的山路,装电线杆、拉高压线都是十分困难的事。那时全县都在恢复生产,电力施工的任务很重。



  爷爷一听,马上表态,由他来动员村民出工出力,县里只要进行技术指导就可以了。看爷爷态度如此坚决诚恳,县水电部门终于答应了。



  通电那天,家家户户迫不及待地把电灯点亮,几代人居住的黑屋子被照亮的那一刻,乡亲们无比激动:“感谢共产党啊!”我那时在读小学,时隔多年,对于乡亲们在接电入村时的团结辛劳和家中通电时激动的场面,我仍记忆犹新。



  通电的大事完成了,爷爷又和大队党支部商量发展副业,提高乡亲们的收入。老家的地理气候非常适合茶叶和烟叶生长,田埂上的老茶树很多,是地道的高山云雾茶,但原来家家户户只是自采自用,产量不高。烟叶也是一样,乡亲们只是自己种烟晒干自己抽。



  爷爷听说恩施地区鹤峰县的茶叶产业发展很好,他自费去学习了几天,回到村里,就动手规划茶叶产业的发展。在他的组织动员下,大队的密植免耕茶园和茶叶加工厂都迅速发展起来。茶叶之外,大队还发展起白肋烟产业。茶叶、烟叶成为很多家庭增收的重要来源。我们上学的学费、生活费,都是爷爷和父母含辛茹苦加工茶叶、烟叶换来的。



  那时的老家,加工粮食基本还要靠手工。水稻去壳要用古老的舂米设备,玉米磨面、小麦磨粉,都得靠手推大石磨。粮食加工是个费时费力的活计,经常需要熬夜推磨、舂米。



  爷爷决定引进一套粮食加工机器,开办粮食加工厂。但村上资金不足,无法投入。爷爷就想到了股份合作的模式。他说服村里经济条件比较好的几家人一起投入,自己也入了股。加工厂就开在我家院子旁边,磨面机、压面机、脱粒机、粉碎机一应俱全,爷爷也向技术人员学会了使用方法。机器轰鸣,震耳欲聋,古老偏僻的山村有了现代化工厂,真是一件大事,闻讯来看稀奇的乡亲很多。



  爷爷为村里工作了十多年,有好几次机会可以恢复干部身份,爷爷都没有去争取,他觉得能为乡亲们做事就很高兴,认为这是组织对他最大的信任。1985年,他又重新加入党组织。从第二年起,爷爷就年年被评为优秀党员,有几次还到县里受过表彰。爷爷对组织给予的荣誉很珍惜,他卧室的墙壁上,贴满了各种奖状。



  这期间,我大哥从师范毕业到县城小学当老师,我二哥也被招工到乡里工作,我到北京读大学,家里的经济情况开始发生好转。



  这是爷爷用“乐”字总结的日子。




  福




  60多岁,爷爷从村里退休了。



  说退休,其实没有退休工资,因为他还是农民。忙碌了几十年的爷爷,对村里的发展继续保持着热情,只要有事,爷爷就去帮忙,从不讲条件。连续五六任村党支部书记、村长有事就请教爷爷,爷爷总是不厌其烦地把来龙去脉讲得清清楚楚,帮助党支部做好村里工作。



  他处事公正,乐于助人,乡里乡亲家里有红白大事,都会习惯请爷爷去担任主事,负责统筹协调,我们老家管这个岗位叫“都管”,爷爷是远近闻名的好“都管”。



  爷爷是个爱学习、善学习的人,年轻时养成的读书看报习惯伴随他一生。奶奶去世后,我小学三年级以前和爷爷住在一起,爷爷在睡前都会看会儿书,或者把一天的工作梳理一下,记在本子上。家里有了电视后,爷爷每天必看三档新闻:新闻联播、省和自治州的新闻,看完再给周围的老乡宣讲。大哥在县城工作后,回家时给他带书报成了常态任务。后来我只要回老家,都会给爷爷带书。爷爷还会和我们讨论看过的书。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后,党中央在全党开展的主题教育活动,爷爷都会认真阅读学习书目,积极参加村党支部组织的学习讨论。



  这些年,村里出去务工的人越来越多,每年春节大家回来,都会到我家看看爷爷,爷爷会问这问那,了解外面的世界。



  因为自己祖父的教导,爷爷对我们几个孙子的教育非常重视,经常过问学习情况。小学三年级,我从乡村跟着大哥转到县城上学,只有寒暑假才回老家。县城离老家30公里路程,那时没有公交车,全靠走路。很多时候,父母亲忙于田里的活,都是爷爷一大早送我到县城,傍晚他又自己走回村里,一直到我上初中。



  爷爷把早起和勤劳、整洁的习惯保持到了一生的最后一天。每天清晨,他都会起来很早,打扫庭院,收拾好火塘,点火烧水泡茶。他会自己去后山捡拾柴火,使火塘始终保持有柴火储备。一直到80多岁,他走路才用上拐杖。而他的房间,始终保持着整洁有序,从不零乱。



  爷爷用“福”总结自己的晚年生活。他是村里少有的见到了玄孙的老人,实现了五代同堂。但他的晚年也遭遇了很多打击。我的父亲、母亲和二哥都先后去世,特别是我的父亲是独子,突然离世,使得爷爷很久都没缓过来。



  我们在悲痛的同时,也很担心他的身体,但爷爷都坚强地挺了过来。



  仿佛是命运的安排,爷爷是自己的祖父养育大的,他的晚年,是他的孙女——我的姐姐给他养老送终,姐姐无微不至地照顾使他安度晚年。我和大哥坚持放长假就尽量回老家看望他,春节都携全家回乡过年,他很高兴。每年除夕之夜,他会主持祭拜先人,全家一起吃团圆饭时,他会发表精心准备的新年祝词,这成了我们家除夕的重要节目。




  忠




  去年国庆长假我回老家,有一天爷爷很有兴致,要带我到村里转转。



  他挨家挨户地走,村里的青壮年劳力大多出去打工了,留在村里的都是老人、孩子。他挨家挨户问问情况,关心在外务工的后辈们。对还坚持种地并且有较好粮食收成的乡亲,爷爷赞不绝口。他认为,农民种地是天经地义的事,不能荒废了田地。党的十九大后,脱贫攻坚战打响,县上的干部组成脱贫攻坚尖刀班来到村里,对贫困户挨家挨户进行帮扶,爷爷对此极其赞赏,他说,这是党的好作风又回来了。



  走在村里最近几年修通的公路上,爷爷指着一座座乡亲们新修的房子,给我历数1949年刚解放时村里有多少户人家,今天增加了多少家——他对村里的变化如数家珍。我想,爷爷从那时起就在为这个村服务,将近70年间,他熟悉村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他真是这个村庄的守护者、建设者。随着人口流动的加快,今后可能再难有爷爷这样的村庄守护人了。



  最近,来自恩施的老英雄张富清获得了国家最高荣誉——共和国勋章。习总书记用忠诚、执着、朴实三个词精炼总结了国家英雄们的崇高精神。爷爷没有那些英雄们的动人事迹和卓越贡献,但他也用忠诚、执着、朴实的精神,一生守护着这座村庄。



  爷爷从1949年参加工作那一天起,就忠于党,将一生献给村庄的解放和发展,忠诚于这块土地;爷爷用他的智慧和劳动执着地改变着这个村子贫穷落后的面貌,几十年如一日的付出使得村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爷爷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始终保持着朴实的农民党员本色,清正廉洁、勤劳一生、与人为善,乡亲们用“好人”这一高度浓缩的朴实评价深切地缅怀他。



  如今,爷爷已长眠在村里,继续守护和关注着村庄的发展变化。他的一切,都会化为我们继续前进的动力,支撑我们向忠诚、执着、朴实的方向去努力。(匡乐成)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